【诚信  务实  专注  专业】
13318702355 020-82363652
新闻资讯 news
联系我们 CONTACT
  • 广州禹 铎机电设备工程有限公司
  • 吴先生:13318702355
  • 客服电话:020-82363652
  • 电子邮箱:13318702355@126.com
  • 地 址:广州市 天河区黄村大道2号润农商务中心2栋508室

行业资讯
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资讯 >

工业利润负增长镜像:矿老板叫苦没人收矿

  编者按:国家统 计局发布最新数据显示,2015年全国 规模以 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63554亿元,比上年下降2.3%。这是继1998年以来,规模以 上工业企业利润首次出现负增长。这背后,集中产 能严重过剩行业的国企利润下滑严重,与此同时,采矿和 原材料行业利润下降成为工业利润转负的重要原因。而从降幅来看,私营企业压力较大,同比下降明显,动能不足。因此,在对国 有企业进行改革的同时,私营企 业的变革也需要关注。

  导读:中国社 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曹建海认为,工业利 润正在遭受需求和成本的“双重挤压”。第一重挤压是,内需外需双双疲软,缺少增长动力。另一重 挤压是成本的居高不下,企业成本负担很重。

  2015年工业 利润的成绩单不太好看。

  由于需求不振、成本居高不下的“双重挤压”,2015年全国 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出现了1998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。其中,国有控股企业、采矿业 利润更是同比分别下降了-21.9%、-58.2%。

  多位业 内受访人士认为,应当反 思大规模刺激带来的“后遗症”,从税费 减免等方面降低企业成本,加速过剩产能出清,实现工业的“腾笼换鸟”。

  双重挤压企业降利

  国家统计局2016年1月27日发布数据显示,2015年全国 规模以 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63554亿元,比上年下降2.3%。这是继1998年以来,规模以 上工业企业利润首次出现负增长。

  中国社 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曹建海向21世纪经 济报道记者表示,这一增 速在其意料之中。因为工 业利润正在遭受着需求和成本的“双重挤压”。

  第一重挤压是,内需外需双双疲软,缺少增长动力。“投资出现大幅下滑,消费虽 有增长但不足以支撑整体利润回升,外贸又大大拖了后腿,工业面 临的需求出现了明显减缓趋势。”

  另一重 挤压是成本的居高不下。大宗商 品虽然价格出现了下降,但是土地、劳动力 等生产要素上升较快,企业融资成本、电力价格、税收等 也未出现明显下降,企业成本负担很重。

  国家统 计局工业司何平认为,工业品 价格明显下降也加剧了效益的下滑。数据显示,2015年,工业品 出厂价格比上年下降5.2%,降幅比上年扩大3.3个百分点,已连续46个月下降,对利润影响严重。

  中国企 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,企业和 产品进入衰亡周期也是工业利润下滑的重要原因。

  李锦表示,2008年之后 进行的大规模投资让一些重化工企业迅速膨胀,这些企 业从发展周期上本来已经进入了衰落期,强刺激 在短期内拉升了这些企业的发展,使其扩大了产能,也增加 了其对投资的依赖,随着刺激政策的收紧、产能过剩的加剧,这些行 业目前正集中进入一个加速衰亡的阶段。

  从产品生命周期看,2008年以后 的投资也进入了衰退阶段。“2008年的投 资一部分进入了传统领域,这是产 能过剩的重要原因。另一部 分投入了当时的新兴产业领域,这些行 业即使没有产能过剩,经过这8年的发 展也开始进入了衰亡期,利润下降是必然的。”李锦说。

  国企、采矿业下滑严重

  值得注意的是,2015年采矿 业利润下降高达58.2%,采矿和 原材料行业利润下降成为工业利润转负的重要原因。

  2015年,石油和 天然气开采业利润比上年减少2354.4亿元,黑色金 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利润减少1110.8亿元,煤炭开 采和洗选业利润减少818.3亿元,非金属 矿物制品业利润减少357.9亿元,黑色金 属矿采选业利润减少349.8亿元。

  曹建海认为,采矿业 利润下降有两个重要原因:其一是产量下降,其二是价格暴跌。

  “双重挤压”在采矿业中最为明显。广西一 名铁矿开采企业负责人罗先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,其开采的55%品位铁 矿运到钢厂一吨才卖210元,每吨矿 中仅税收就高达76块钱。其中,国税是19.2元/每吨,此外还有30多种地方税。

  “另一方面,柳钢等 下游钢厂相继停产后,已经没人收矿了,大量的 铁矿生产出来卖不出去,政府又 给压力不让停产,像个泥 潭一样越陷越深。”罗先生表示。

  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,国企利 润下降得最为严重。2015年国有 控股企业实现利润总额10944亿元,比上年下降21.9%。

  曹建海认为,这和国 企所处的行业领域有关,国企大都集中在资源、原材料等领域,大多是 产能严重过剩行业。“国有企 业更多地对应投资,而民企 更多地对应消费,后者是比较活跃的,所以整体利润还可以,民企效 益普遍好于国企。”

  曹建海表示,随着去 产能的不断推进,一定要 创造一个公平有序的环境,根据市 场需要和各类企业的活力和竞争力来确定哪些企业退出。同时,国企改 革也应加大力度

  “去产能过程中,地方政 府会倾向于裁掉民营企业而保护国企,这将损 害整个工业利润增速的长期增长,一定要防止这种倾向。” 曹建海说。

  降成本 与转型迫在眉睫

  工业利 润的下滑仍在继续,甚至加剧。

  2015年12月份,规模以 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8167.2亿元,同比下降4.7%,降幅比11月份扩大3.3个百分点。

  曹建海 和李锦一致认为,工业利 润寻底需要一个较长的周期。应当反 思此前的刺激性宏观调控政策,并在降 低企业成本和加快工业转型升级上多加施力。

  曹建海表示,此前对 经济的多次刺激扭曲了生产要素价格,过于关 注短期经济目标,而不利 于长期经济目标的实现,另一方面,这些刺 激政策的边际效应也出现了递减,应当引以为戒。

  他认为,现在亟 需降低企业成本,首先应 该大幅减免税费。“国务院 总理李克强近日研究全面推开‘营改增’,进一步 显著减轻企业税负,这是一个好的信号,不过还 应该考虑税收征收方式的调整,比如从 按产地征收向按消费地增收,或者改成消费税,这样有 利于遏制地方政府盲目上项目的冲动。”

  曹建海认为,应当警惕PPP在做的 基础设施项目过程中的收费问题。同时,他建议 加速推进要素的市场化。“土地、矿山应按市场来定价,不能搞审批制,利率的 市场化和企业上市注册制也应加快。另外,中国的 工业地价已经超过美国20倍左右了,地产泡 沫使得工业经营成本大幅提升,应逐步消除。”

  李锦认为,工业转 型升级的缓慢是企业利润下滑的重要原因。在他看来,由于落 后产业占据了大量资源,而新兴产业、创新性 投资并未进入大规模发展的阶段,动力转换方面出现了“青黄不接”。“今明两年至关重要,一方面是去产能,另一方 面是加大对新兴产业投入力度,平稳地 进行工业发展新老动力的转换。”

  李锦表示,“国家提 出的化解过剩产能的第一条原则就是市场倒逼,其实质 就是用亏损来倒逼,对于连续亏损、进入衰 亡期扭亏无望的企业应加速其退出。”

友情链接:    途游斗地主-首页   果果斗地主-平台   震东济南棋牌_安全棋牌   压庄龙虎游戏_免费下载   88棋牌app_免费下载